别枝惊鹊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将离,感谢相遇。

【锤基】有一天

补档


“因为那才是英雄之举。”


01

  索尔再次漂泊在辽阔无垠的宇宙。

  他们路过无数大大小小的星球。索尔在飞船上与奎尔分享芝士奶酪,和格鲁特打联机游戏,跟火箭插科打诨。不得不说,船上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又轻又慢地向前推动着时间的齿轮。

  某一天,他们踏上一颗荒无人烟的星球,那里离本星系的恒星太过遥远,以致它只能孤独地占据一片沉寂与黑暗。

  他们躲在草丛里准备洗劫不远处那家破破烂烂的小店,却发现已有人抢先一步到了门锁前。

  奎尔猛地从草丛里跳起来,结果被一枪打掉了帽子。

  “喂,冷静点,卡魔拉。”

  

02

  这是索尔离开地球的第三年。

  地球上几次传来消息,无非是关于托尼,史蒂夫和娜塔莎。一如众人所期望的,大家迎来了皆大欢喜的结局。

  他们为此在飞船上开了几个派对。

  索尔坐在飞船的角落,看见远处星空之下奎尔和卡魔拉正交换一个久别重逢的吻。

  他突然发觉自己好像成为了唯一一个在这场战争里失去一切的人。家园,人民,亲人。他似乎一无所有了。

  火箭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这次却是索尔先开了口,虽然这像极了自言自语。

  “骗子总会说真话的吧。”

  虽然火箭一时没能搞清楚他指的是什么,但他回答,“会的。”

  “啊,这样的话,那我已经好久没有看见太阳了。”

  火箭听见他轻轻叹了口气。

  

03

  他们路过一个金色环绕的星球。

  那是来自远处恒星的光芒,在这里看来,那就是太阳。

  索尔向其他人宣布,我要走了。

  然后他便离开了。降落在那个阳光笼罩的地方。

  那里看起来挺好的,我去晒晒太阳。他最后对众人说。

  这里确实很好。

  有一片苍翠的森林。这样深沉浓郁的绿让他想起某一个人的眼睛。一条小溪穿林而过,从叶片间漏下的阳光破碎在水花里,叮咚乱响。

  索尔在溪边停下了脚步,他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手里有一颗钻石样的珠子。

  阳光在它上面浮动流转,折射出鲜亮的色彩。细碎的光线洒落下去,映在灰色的石头上。是一道彩虹。

  那里面流淌着澄澈的水,在阳光中轻轻晃动,像远道而来的,拥抱着初升的太阳的海浪。


04

  这里是阿斯加德。

  

  海浪欢快地向前,翻卷着淹没过岸边的礁石。浪尖闪动着金色,那简直像是从不远处那仙宫的顶上掉下来的。

  而那仙宫旁边有一座花园。

  索尔气鼓鼓地坐在树下,手里不安分地揪着脚边无辜的草。

  头顶一阵响动,一簇黑发从树叶间探了出来。洛基轻声抱怨着,一边从树上滑下来。

  “喂,哥哥。”他笑着叫道。

  索尔偏过头不理他,不过并没有什么效果。

  “我说,你别这么小心眼,这多好玩啊。”

  从头到尾都处在被怂恿位置上的索尔一言不发,但洛基可不替他后悔,反而是幸灾乐祸地说,“你看他们焦头烂额的样子!这真的太有意思了。”

  索尔拧着眉毛扭过身来,“可被罚七天不许出门的是我!”

  然后他气鼓鼓地说道,“我可是一直很想去海边的。好不容易才有机会————”

  洛基瞥了他一眼,打断他,“真搞不懂那有什么好玩的,”他踩着石头从墙上翻出去,“不过我要是有空就帮你去看两眼吧。”

  第二天下午,索尔正百无聊赖地躺在树下发呆,洛基兴冲冲地从树上跳下来,摇落的树叶飘了索尔一脸。

  “我带了好玩的东西来哦。”

  索尔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眼,盘着腿坐了起来。

  洛基手中光芒一闪,一颗玻璃珠——至少看起来是——躺在他手心。

  于是索尔问他,“你就送我一颗弹珠吗?”

  洛基被他气得不轻,他火冒三丈地喊,“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弄出来的,傻瓜!”他恶狠狠地把那颗珠子塞进索尔手里。

  索尔摊开手掌,迎着阳光去看那颗珠子,然后海浪映入他眼里,浪尖闪着金光。

  “这是森林里的琥珀和阿斯加德的海水——我可好不容易才弄到。”洛基在一边说着,“海姆达尔一直不让我乱跑。”

  “你要是再像以前那样丢三落四,我一定找你算账。”他忙不迭地警告出神的索尔。

  不过即使年龄还是个位数,洛基也坚持把恶作剧的精神贯彻到底。等索尔回过神来时,他在脚边发现了一条蛇。

  在他们一千五百多岁的时候,洛基由索尔讲的那个小故事断定他是个只会拐弯抹角记仇的哥哥。但其实他们都想起了在这之前的另一段故事。

  索尔想起的是可以托在手心的壮观景象和当时小小的诡计之神脸上得意洋洋的笑;而洛基想起的是那天晚上他坐在悬崖上看到的海浪,他哥哥念念不忘的大海确实不可思议,冰凉的海水卷过他的脚尖,然后又倏地退回去。石头上留下一片泡沫,在月光下看起来像是正迅速消融的冰雪。

  那真的很美。他们各自在心里这样想。

  

05

  索尔犹豫了一下,在激流上松开了手。

  那一颗珠子便闪着光,如溅起的水花般落向水中。阳光透过它,被分成七种明亮的颜色,轻轻落进索尔的眼睛里。


06

  洛基来到新的阿斯加德。

  他看见忙碌的人们,逐渐成型的房屋,这些正视图让这里焕发出一些生机,不过看起来,这里安居乐业还有不短的距离。

  洛基绕着建筑群转了一圈,却没有看见他想见到的身影,这不免让他有些差异。

  不过再怎么说,现在他算是出逃在外的那个,于是他只能在人群中徘徊,试着偷听一些有用的消息。

  大概他今天的运气出门去了,在半个小时后他依然一无所获,只得悻悻地走向了海岸。

  就目前看来他还挺喜欢这里的地理环境——当然了。他喜欢大海。那样不失深沉的活泼让他对蓝色的汪洋几乎没有抵抗力。

  他坐下不久,便有交谈声飘进了他的耳朵。

  他耐着性子把谈话听完,然后眼角止不住地抽了几下。他可没想到他那蠢哥哥在这么几年里能干出这么白痴的事来。

  嚯。他站起来拍了拍衣服,在心里想。原来你是离家出走的那个。

  海风穿越辽阔的海面吹来。洛基突然感觉这里还是有点冷。他更喜欢暖和的地方。


07

  洛基站在溪边,背后是一整片葱郁的深林。他看着身边坐在石头上出神的索尔,觉得世界上的事有时候真是奇妙。

  他想,他这蠢哥哥还算有点良心,竟然还留着小时候他送的东西。但是眼前这个有些邋里邋遢,肌肉被掩盖在赘肉下,看起来整个就是一个中年宅男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明媚的阳光下,他却突然想起新的阿斯加德。冬季的海岸寒风凛冽,卷起层层细浪,碰撞岩石发出呼声。

  而阿斯加德是没有四季之分的。那里整年都是春天。曾经。那里植物总是毫不懈怠地疯长,努力吸收风雨和阳光。人民幸福安康。

  之后身边的人们开始告诉他,阿斯加德不是一个地方,它是人民之所在。

  当时凛冽的风掠过大海,还有后来昏暗的天空,掀起的狂澜。

  但他现在仍然想念那些宫殿,绵延万顷的土地,巍峨壮丽的群山。

  那里有他爱的人民。当然,他很希望他们也爱他。

  那里还有一座芳香四溢的花园。里面有他无忧无虑的快乐童年。参天的树木投下浓荫,蜂蝶在花丛上乱舞。他在里面度过了漫长的时光。也许是他们。他们有时会躺在湿漉漉的草地上,肩膀碰着肩膀,群星闪动着寂静里的千言万语。等到天边泛起烟波的蓝色,他们便在这样的清晨里睡去,做一个伴着万千清脆鸟鸣的美梦。

  那里有他见过的最明亮温柔的太阳,最澄澈耀眼的星空。

  他不得不承认,与他所说出的话不同,这里确实是他最爱也最留恋的地方。换种说法,这里是他的家。

  但现在那里已经消失了。不存在了。茫茫宇宙里没有这样迷人的地方,能让他在流浪之后再回到那里去了。

  啊,有点矫情。他心想。

  再说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他看着索尔的眼睛,那里面是他没见过的黯淡。蓝色里没有了轻拍礁石的浪花,像是极北之地冻结的大海。

  啊,还有这走样的身材。他忍不住想。不行,问题有点大,下次要好好教训他。

  然后他就看见索尔在水流上松开了手。

  靠。

  不行,没有下次了,我现在就要教训他。他恶狠狠地决定。

  于是他伸出了手。

  

08

  ————叮。

  索尔几乎已经听到它跌入水中的声音了,但熟悉的光芒一闪——正如他期待了许久的那样——一只手在水花里稳稳地接住了它。

  “喂我亲爱的哥哥,虽然这个不怎么值钱,但也用不着你这么嫌弃它啊。”

  而索尔只是看着他的弟弟。许久不见的弟弟。

  他似乎一点都没变。他的眼睛还是盛着碧潭,嘴角轻轻勾起,发梢向上打着卷。

  阳光在他身上跳跃,溅起又落下。

  

09

  索尔比他想象的镇定多了。至少他原本以为他会冲上来给他一拳。或者给他一个拥抱。

  但他许久不见——许久不见他的哥哥只是看着他,如果不是看见他的眼睛,他几乎要以为他被吓傻了。

  然后索尔笑了,那久违的真正的笑容在他脸上蔓开。他叫了他的名字。

  并给了他一个拥抱。

  接着洛基告诉他哥哥,“我上次去了中庭的那个小渔村,说真的,那里挺冷的。”

  索尔垂着眼,看着脚边轻盈跳动的水花。

  “哥哥,”洛基提高了一点音量,“阿斯加德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是说,就算阿斯加德真是人民之所在,它也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摆弄着手里闪闪发亮的明珠,“而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本该守护他们的,但是......”

  “是因为人民弄丢了他们的王。”洛基打断他。

  索尔抬起头,看见他弟弟的眼睛正闪着光。那真是美极了。

  他在这样的目光里有些犹豫地开口,“或许你更适合当他们的王。当时是你为我们赢得了机会,可我却什么也没能阻止。”

  洛基歪过头,像是在端详一个陌生人,“你怎么比我想的还要不像索尔了?”

  他认识的索尔是那个披着红色披风,永远会冲在最前面与敌人相碰的神。他勇敢无畏,正直无私,骄傲,果敢,毫无保留地爱着他的人民。他会直面一切困境,用神明的力量去冲破它们的束缚。他从不低头,从不认输,从不放弃。为了想要守护的人们,想要达到的目标,他也可以什么都不在意。伤痛,或者是失败,这些都不应该也不可能成为阻挡他脚步的东西。

  或许他是个不够善解人意的蠢哥哥。洛基想。但除了这一点,他够完美了。

  他继续笑着开口,“而且我早就不想要王位了,这么无聊的事还是你比较擅长。”

  “还记得吗,你以前说你选择直接面对你的问题,而不是逃避。”

  索尔把目光从奔跑的溪流上移开,站起来踩上了脚下的石头。然后他笑了。当然记得。

  “因为那才是英雄之举。”

  

10

  他们回到地球的时候是新一年的第三个月。

  当时瓦尔基里正站在阳光下耀眼的海滩上,一只海鸥从天际滑翔而来,在追上海浪前又猛的拐了个弯。她的目光随着那只海鸥转向了身旁,然后她倏地愣住了。

  因为她眼前几乎是此刻最不可能出现的两个人。金色头发和蓝眼睛,黑色头发和绿眼睛,这是她好几年前就熟悉的,后来却出乎意料地没能见上几次的颜色。

  去掉红色披风,雷霆万丈,眼前的这个索尔看起来和从前一模一样,这是她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的样子。

  而他身边还站着洛基。

  这场景看起来真的很超现实,她想,也可能只是没经历从前洛基那两次死而复生罢了。

  可是从上一次见到他起过了九年多。因为离开了阿斯加德,他们的时间被拉得很长,而这么久的杳无音信已经使索尔都相信了他吧。

  她遥远地想起萨卡星上的事情,那时候一切都好,他们还不知道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离别,还会心照不宣地发笑。那时候索尔把小时候的事情当作有趣的故事来讲,而不是像后来那样珍惜到不愿提起。

  但现在苦难似乎要过去了,因为故事里的两个人又站在她面前了。

  

11

  索尔走上海岸的时候,等待已久的人们发出了欢呼。

  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见到他们的王,他那身红色披风似乎成为了记忆深处的事情。先前有好几年他们都只能看到索尔日渐增长的体重——确实肉眼可见。

  但是现在,在海风里,索尔像从前那样穿上了他的战衣,这对阿斯加德的人民来说是最隆重的装束。

  他坐上了王座,面前是广袤无垠的大海,身后是他的人民。

  许多年前,索尔坐在飞船上,身后是所有的人民。那时他面前是整片星空,他们的未来有无数可能。他在瑰丽的星空下说,去地球。

  于是飞船调整了航向,撞入了一片黑暗。

  然后他不停地失去。遇见了从未有过的失败,才发觉生活对谁都一样残忍。那段时间他看过了无数生离死别。街头巷尾的普通人拥抱着灰烬里的陌生人哭泣,而这本不应该是他们要承受的离别。

  五年后斯科特的归来带来了一线希望,当昔日的复仇者成员闯入索尔的小屋时,他早已不再确信应当如何选择。但最后他还是跟他们走了。因为他也想要一个奇迹。

  最后一战。天空是温暖的红色,但天空之下是火星和硝烟,是奋战流血的人们。

  这场横跨数年的战争最后陨落了一代英雄,但他们的时代并没有结束。因为他们创造了一个奇迹,为无数的人们带回了亲人和爱人。

  而最后的结局也是皆大欢喜。所有人都享受到了重逢的喜悦,失而复得的欢欣。

  不过此去经年。

  

12

  海平线上有无与伦比的日出和日落,云霞的边缘泛出耀眼的光,天边染上金黄。

  在温柔的夕阳下,索尔走到了海滩上。浪花朝着他站立的方向翻卷,留下的泡沫被落日的余晖映成暖色。

  他不必回头也知道洛基走到了他身后。沉默在他们之间停留了几秒,然后跟着太阳一起落到了地面以下。

  就像宗师说过的,他们的历史复杂,有时候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

  但那有什么关系呢。在最后的时刻,他们总会身处同一片战场。他们习惯了口是心非,就像他们其实早已习惯了并肩作战。

  索尔本来想和他的弟弟打个商量,原本想说的是“我们能不能开诚布公一点,别再总是说谎了。”但脱口而出的却是“你知道我爱你吧。”

  不过这两句话的效果似乎是一样的,或者后者要更甚一筹。

  洛基做出了他不知如何作答时习惯的小动作,把视线投向远处的海面。

  “其实这地方挺好的。”他试图避开问题,“也没有那么冷。”

  索尔正准备嘲笑他的不坦诚,但是洛基用一句话堵住了他的嘴,“而且你最好知道我也是。”

  当然。他们都知道。

  海面上有海鸥低翔,划过浪花里揉碎的天上的晚霞,沙滩上有海浪退去后留下的贝壳,它们都闪闪发亮。

  在这一片逐渐变得墨蓝而深沉的傍晚的海洋里,还有多少他们的故事呢。

  从玫瑰紫的彩云到无法数清的点点星光,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未来,和从前一样有无限可能。

  不管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他们都会在那里演绎传奇,创造奇迹。

  


fin.

评论

热度(2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